金沙彩票app官网

金沙彩票app官网 > 社会 > 正文

大旱下内蒙古草原变“秃”:网友众筹帮牧民买草救牲畜

2022-09-03 07:31 来源:极目新闻
分享到:

“要是这几天下雨的话,还能长点儿草,缓解一下旱情。”9月的第一天,尽管草原的生长期已经快过了,内蒙古锡林郭勒大草原上的牧民毕力格仍在期盼一场及时雨。而天气预报显示:近期无雨。

“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。”这只是民歌《敕勒歌》中对于内蒙古草原的浪漫描述。而毕力格眼前的景象是,牛羊在光秃的大地上,努力寻找着星星点点的绿草,踏过干旱光秃的土地,蹄脚能溅起一片尘土。

今年入春以来,内蒙古中西部持续高温少雨,锡林郭勒草原上的牧民和牲畜,经历了连续多年来的干旱。

草原“秃头”

今年38岁的毕力格,家住苏尼特左旗洪格尔苏木乌尼日勒图嘎查大队,养了80多头牛、100多只羊和30多匹马,有7000亩左右的牧场。

草原上的生活,最好的节奏是:冬季冰雪覆盖,开春后融化滋润大地,草场开始复苏,夏季充沛的雨水使草场快速返青,牲畜们吃上两三个月的草,就能长出一身膘来。

但是,“去年的冰雪不大,今年开春至今,也没下几场雨。”在毕力格的印象中,今年最早一次下雨,好像还是在五六月,当时雨量还可以。直到8月初,才又下了雨,至今一直就没怎么下雨了。

不过,草原上的雨,只是一片一片地下,并非所有的草地都得到了滋润。有时,眼见着乌云密布,雷声轰隆,事后却并不见雨点落下来,令人空欢喜一场。

没有夏季的充沛雨水,草原失去了原有的生机。立秋后的草场,看起来和春天时没太大差别,放眼望去,光秃的土地上,牛羊踏过之时,蹄脚能溅起一片尘土。

在当地,毕力格认为自己只是小户人家。大户人家,起码得有一两百头牛、四五百只羊,家里拥有上万亩的草场。

“草场比较大比较好的还行,能坚持半年以上。”毕力格说,他们这边就算雨水好,草也长不了多高,也就10-15厘米。而如今,他的草场已经基本上没有草了,好一点的草场还能坚持一两个月。

早上5时左右,毕力格就将牛羊马放出去了。它们隔得远远的,在近7000亩的草场上走走停停,埋头寻找着一切能吃的东西。

耐旱植物沙蒿和沙葱,星星点点散布着些许绿色,单薄的叶子大多被牛羊撸去,只剩下啃不动的粗硬枝茎。有时,牲畜甚至连草根都不放过,顺着矮小的杂草,吃力地扯出根来,卷到嘴内,吞进肚内,待天黑回圈后再反刍咀嚼。

失去草被保护的大地,在太阳的炙烤下,7月中旬最热的午后草原,腾起阵阵热浪。在高达三十六七摄氏度的天气里,最不耐热的牛会躺在水井或水槽附近,喝水降暑休息。有的还会产生热应激反应,大口喘气,躺在地上,对干巴巴的草料提不起兴趣。

在这段酷热难耐的日子,毕力格就顾不得节约油钱了,选择骑上摩托放牧,吹吹热风,他家里也没有安装凉爽的空调。

等不来雨,干旱却使沙尘暴成了这里的常客。在毕力格的印象里,今年起码也刮了三四次沙尘暴了。大风刮过干燥的沙地,卷起漫天黄沙,一米之外就看不见人畜,一不小心就能尝到干涩沙子的味道。在6月19日的社交平台上,毕力格发出所拍摄的漫天黄烟沙尘暴肆虐的场景。

“转场”求生

广袤无垠的大草原无法灌溉,雨水是唯一的馈赠。只能靠天收,一旦干旱缺草,牧民们通常都会通过转场来求生。

苏尼特右旗牧民苏德家里有三四十头牛,还有一些羊。在他的印象里,因为夏天持续干旱,最近还是8月18日左右下过雨,对于锡林郭勒中西部草原来说,这雨水来得太晚了,旱情基本已成定局。

不过,今年苏尼特右旗的旱情,相对于左旗来说要轻一些。苏德只是个养殖小户,牧场的草势虽然不好,但还能勉强支撑,今年没有选择转场。

“转场的费用太高了。”苏德算了一笔账:想要转场到数百公里开外草势较好的东部草原,借用别人的草场放牧,一头牛一个月需要支付300元左右的费用,如果带加牛犊则需要400元,一只羊一个月也需要50元左右。

过去,转场是驾着大牲口拉着的勒勒车,叮叮当当走上数天,才能完成一次“逐水草而居”的迁徙。而如今,转场则需要请大货车运输,一辆大货车能够拉上四五十头牛,每公里运输费高达22元。

“去年为了转场,我花了13万元。”毕力格去年转场到270公里开外的草原,找的就是每公里22元的大货车。另外,部分羊还转到了朋友的草场,才节约了一部分费用。

今年,考虑到转场半年左右,所需费用巨大,加之自己的草场还能勉强放牧,毕力格没有选择转场,“不过,镇里有2000多户牧民,今年有部分大户转过场,去年旱情更严重,大部分牧民都转过场。”

“我们这里有4000户左右的牧民,今年的旱情比去年还要严重。”锡林郭勒盟锡林浩特市宝力根苏木政府的相关负责人说,今年有上千户的牧民选择了转场,目前牛羊还没有回到自己的牧区。

“虽然有下一点雨,但如今大草原已经过了生长季,草长不了多少了。”锡林郭勒盟林草局草原站的工作人员说,他们还担心旱情持续,草根坏死,草原退化。今年,受旱情影响的牧民,草料肯定是不够,但可向没有旱情的牧区购买,这就需要资金。如果有热心网友愿意捐助,可联系上述有旱情的牧区。

多方救助

困难之时见真情。内蒙古中西部大草原的旱情,通过社交平台传开后,也引起了部分热心网友的关注,他们在网上发起了一些帮扶行动。

“家门口的事,怎能袖手旁观呢?!”锡林郭勒苏尼特左旗蒙古族青年巴依,就是其中的一位。今年6月下旬,他在网络上看到许多牧民拍视频反映草场严重干旱的问题,于是毫不犹豫地发起了帮扶行动。

今年28岁的巴依,自称是个普普通通的“打工人”,从事自媒体行业。平时喜欢玩抖音,做介绍民族文化、社会热点评论等多方面的视频,陆续收获了5.4万的粉丝。看到今年的草原旱情后,他决定行动起来,为家乡人民做点实事。

“自去年前年发生大旱后,今年又发生了更为严重的旱情,牧民遭受疫情旱灾的双重打击,给牧区生产和抗灾保畜带来了非常严重的困难。内蒙古中西部旱情严重地区,牧草产量和农作物减产已成定局。”巴依说,不仅家乡苏尼特左旗如此,还有阿拉善左右旗、额济纳旗、乌拉特中旗、四子王旗、鄂托克旗、新巴尔虎右旗、达茂旗和杭景旗等等地区,也都受到了旱情的影响,区内紧急启动了应急响应,也不知道干旱什么时候结束。

“家财万贯,带毛的不算,这句话彻底印证了牧民财产的脆弱性。”巴依说,因为牲畜饲养出售与周期的原因,当前牧民手里真的没有钱,饲料得不到补给,牧民和牲畜就会面临困境。部分地区又受疫情影响,人员配合隔离,家中劳动力不足,缺水缺草料缺人力,所有的问题集中到一起,困难可想而知。因此,他希望社会各界关注草原旱情,让更多的爱心力量,也加入到帮扶行动中来。

巴依在线上发出号召后,短短几天内,就有七八百名网友参加捐献爱心,其中抖音大V巴图安达拿出2了万元。巴依共筹措了53400元现金,准备购买草料,缓解旱灾地区牧民们的燃眉之急。

“远了买不了,近了又太贵。”巴依说,当时草料含运费在内1550元/吨。他找在牧区生活的兄弟寻找草料,凌晨3时从家乡出发,赶到500公里开外有草卖的地方,购买了满满一大车草料共28.04吨,筹集的资金刚好用完。第二天凌晨,巴依和朋友一起出发跟车前往捐助地脑干希力。越是驶向目的地,他们越能感觉到荒凉,同行人觉得像是从夏天穿越到了秋天。

“当时给每户人家分了6大捆和12小捆草。”巴依注意到,在卸草时,牧民们连掉在地上的一把草都不愿意浪费。“谁能想到有一天草对于游牧民族会是一种奢望?”他也知道,这些牧草只是杯水车薪。

不过在路上,巴依还看到了不少支援的车辆,在这个危难时刻,草原儿女守望相助的场景,令他感动。

虽然只能解燃眉之急,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但社会各方的救助对困境中的毕力格相当重要。令他感到温暖的是,这个夏天,上级主管部门畜牧局补贴了现金1000元,发放了1000多元的饲料和草料。他所在的乌尼日勒图嘎查大队,也收到了捐赠的20多车草料,他家分到了价值1.3万元的草料,有200多捆,可供家里的牲畜吃上20多天。

期盼雨来

“今年的旱情已成定局,如果明年再这样没有好转,恐怕就真的撑不下去了。”毕力格说,去年和前年因为旱情,他共计贷款了近50万元,不料今年再遇旱情。正常的季节牲畜都缺草吃,过冬草料就更难了。

“饲料1.4元/斤,草料如今涨到了1500元左右/吨,还不包括每吨300元的运费。”接下来,毕力格打算再申请20万元的贷款,因为去年购买过冬的饲料和草料,就花了19万元左右。

贷款购买的草料饲料,需要坚持用到明年的开春,再加上45天的休牧期,要到5月份,才能开始放牧。

为了减少过冬的压力,也有牧民选择多出售一些牛羊。不过,毕力格没有这样做。他觉得以前行情好的时候,一头大牛可以卖一万多元,现在价格掉得厉害,一头只能卖到七八千元。而今年三月份出生的小牛,就只能卖到三四千元。

“牧民头一年多卖一些牛羊,虽然可以减轻过冬的压力,但第二年小牛羊的出生变少,也会影响来年的收成。”锡林郭勒盟市民“七哥”是一名旅游从业者,经常会去大草原。他看到的情况是,从市区往西边走,基本上没有什么草,今年的旱情确实比较严重。不过并没有影响旅游业,因为旅游景点主要分布在东部草原地区的东乌旗、西乌旗、乌拉盖、蓝旗、多伦等地,这里的草势和风景虽然好,但旅游业还是受到了疫情的影响,毕竟出门的游客没有疫情之前多了。

“牛羊肉的价格,和去年的差不多,好部位的肉50元左右/斤,一般的45元/斤,没有因为旱情升降。”在锡林郭勒盟农牧局的一名工作人员看来,今年的旱情并不比去年严重,牲畜吃的草料问题不大,牧区间可以互相调配,政府部门对牧民也采取一些救助措施。

据中国青年报报道,气象观测显示,入春以来,内蒙古中西部地区降水较常年偏少五成以上,部分地区连续无降雨日数长达100天以上,再加上气温偏高、大风天多,土壤失墒迅速且严重,大部地区出现重度以上干旱,多地发生旱灾。为了缓解旱情,内蒙古自治区气象局累计开展人工增雨作业近千次,影响面积39.9万平方公里,增加降水量13.1亿吨。今年6月17日,锡林郭勒盟因此启动全市抗旱III级应急响应。

有消息称,目前受大范围降水影响,内蒙古全区大部分地区干旱已得到缓解或解除,干旱面积占全区三成,以轻旱为主,主要分布在牧区;较差墒情近四成,接近去年同期,明显好于历年同期。

但毕力格并未感受到旱情有明显地好转。尽管已到9月,天气转凉,草原的生长季就快结束,但在这最后的关头,他仍渴望着能够多下几场大雨,拯救干渴的草原和牧民的牛羊。(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记者 张皓)

分享到:

©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 青岛新闻网简介法律顾问邮箱